首頁 地理薈萃

云南玉溪易門:虎掌舞,白沙坡的千年文化記憶(圖)

2020-08-26 19:42 yuxinet.cn 杞云峰

摘要:虎掌舞是一種糅合了虎的神性和彝族人生活經驗的神秘舞蹈,白沙坡人稱為跳老虎。每年正月十二至十五,從清晨到夜晚,整個村莊都成了虎掌舞的場地,跳虎隊挨家挨戶跳虎祝福。引領跳虎隊的是一只貓,首先躍入大門,直奔主人家的堂屋,從桌上取走早已備好的豬肉、米、酒、雞蛋等,這些從每戶人家聚攏的食物,將在夜幕降臨后由全村人共同分享。

白沙坡村位于綠汁江西岸,遠處是以銅礦開采而著名的獅山。

隱匿在綠汁江西岸群山之中的白沙坡,是易門眾多村莊中唯一保留著上千年文化記憶的一個小村,而它保存記憶的方式就是我們早已熟悉的民間舞蹈——虎掌舞。

他們是天生的演員,舉手投足都顯露出虎的自然天性。

“貓”首先進入堂屋取走食物

虎掌舞是一種糅合了虎的神性和彝族人生活經驗的神秘舞蹈,白沙坡人稱為跳老虎。每年正月十二至十五,從清晨到夜晚,整個村莊都成了虎掌舞的場地,跳虎隊挨家挨戶跳虎祝福。引領跳虎隊的是一只貓,首先躍入大門,直奔主人家的堂屋,從桌上取走早已備好的豬肉、米、酒、雞蛋等,這些從每戶人家聚攏的食物,將在夜幕降臨后由全村人共同分享。

出沒于房前屋后的“老虎”,守候著白沙坡村的幸福生活。

山神和虎王帶著跳虎隊挨家挨戶跳虎祝福

有的人家以酒歡迎跳虎隊

虎王和山神帶著跳虎隊隨后進門,邊進門邊大聲喊道:“老虎耍一耍,家家門前耍一耍,金銀財寶跳進家,五谷六米跳進家,災星磨難帶出去。”向主人表達完祝福后,鑼鼓再次敲響,老虎便在院子里盡情地歡縱起來。全套的虎掌舞有九個套路:虎拜四方、虎穿花、虎翻身、虎解手、虎花笙、虎挫身、虎玩耍、虎合腳、虎種田,以虎的形象表達了犁田、耙田、背糞、撒秧、拔秧、栽秧、割谷、打谷等農事生活的艱辛和快樂,融入了勸人節儉、勤勞耕作的傳統農耕思想。

虎掌舞第三代傳人者榮保與山神的扮演者者發安老人

相傳很久以前,兩只兇猛的老虎從遙遠的大理國開始了它們的游歷生活,也許是遵從了神的旨意,也許是完全聽從于內心的指引,它們穿越了千萬座山巒來到綠汁江邊,被綠汁江的驚濤駭浪和擎天石壁所阻隔,便回到白沙坡南邊的云盤山上……老虎的到來,保護了村民和家禽不受其他兇猛動物的侵襲,先人們得到啟示,便裝扮成老虎在田地邊走動,從此莊稼和家禽再也不受侵害了,白沙坡呈現出一派安居樂業、風調雨順的景象,于是倮倮人(舊時對彝族支系的稱謂)便視虎為祖先,自認是虎的后裔,稱虎為“倮馬”,認為萬物都是虎創造的,漸漸演變成了今天的虎掌舞。對于傳說,我更傾向于相信它在向我們喻示某種歷史的真實,那些散落在文明腹地之上大大小小的村落,它們對集體智慧和重大歷史事件的記憶,更多以傳說或歌舞等方式承載。白沙坡虎掌舞就是先人通過口口相傳的形式,讓千百年后的我們仍然可以觸摸村莊遙遠的過去,當細節都在時間的長河中消亡,先人的智慧依然鮮活地為我們呈現。

虎掌舞的道具羊皮鼓,有驅邪除魔的含義。

山神的扮演者不作任何彩飾,他的道具就是兩個碩大的用紅帶子拴著的碰鈴。

傳說中的兩只老虎偏偏來自大理國,沿著兩只老虎的蹤跡,可以追溯到1000多年前云南歷史上一個文化迅速發育和交融的時期,那時包括大理在內,現今云南、貴州、四川西南部、緬甸北部以及老撾與越南的少數地區在內的區域,正經歷著一場文化的大遷徙和大融合。從南詔蒙氏政權(738年―902年,約為唐代),到段氏大理國,甚至稍后統治這片區域的少數民族政權,數百年來都保持著對中原文化開放吸納的廣博胸懷。遍布云南的土主信仰文化,其根源就在于中原的社祭。先秦以社為五土之神,稷為五谷之神。在大理巍山,南詔發跡的十三代王均被民眾奉為土主而立廟祭祀。由此,我們追尋到了地處滇中的易門白沙坡虎掌舞的文化淵源——始于唐代,是以川滇地區為中心的土主信仰文化。傳說中從大理國來的兩只老虎,其實就是一種文化傳播具象化的描述。

扮演老虎的演員就是村里的農人,所有的裝扮都要在土主廟前進行。

在得到山神和土主的允許后,跳虎隊擁著虎王入村。

每年跳虎掌舞之前,都要先行祭拜山神廟,而后土主廟,在得到山神和土主的允許后方可跳老虎。所有人的裝扮都在土主廟前進行,用氈子扎成虎皮披在身上,用棕葉做成老虎耳朵和尾巴;黃、白、黑三種顏色畫出的老虎花紋在黝黑的膚色上顯示出視覺的沖擊力。虎王面部的黑色虎須是長的、威武的,貓的面部也用黑色畫了胡須,但短促得多,以示和虎王的區別。山神的扮演者不作任何彩飾,他的道具就是兩個碩大的用紅帶子拴著的碰鈴。其他老虎的扮演者均身著氈子虎皮,面部用白色顏料畫出“王”字和虎須,裸露的手臂、掌心、腿部和膝蓋,均用紅色和白色畫出虎紋,掌心的圓圈以及膝蓋上的紅色圓點,古拙而神秘。

跳虎掌舞的學生。在綠汁當地,傳統虎掌舞文化得到了傳承。

裝扮完的老虎,在村外再拜東南西北各方神靈,然后歡跳著涌入各戶人家跳虎祝福。只有在這個時刻,你才能真正認識到一個擁有上千年文化記憶的村莊是多么的不同:一向寂靜的山村,此時仿佛被老虎攝住了靈魂,每一間房屋、每一條道路、每一棵樹,甚至每一塊石頭,都顯露出虎的神氣,在虎掌舞粗獷奔放的節拍中顫抖著、搖晃著,村莊的血脈打通了,祖先的記憶復活了,大地在腳下奔跑,野豬、兔子、巖羊、麂子飛快地穿過叢林,躍過溪澗。驚起的野雞和麻雀再度被挾著風聲俯沖下來的山鷹驅逐,山林抖動起來,樹葉發出和聲,耳畔傳來陣陣古老的頌詞,一切都似乎回到了遙遠。(杞云峰 文/圖)

責任編輯:CmsTop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fun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