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拍圖時代

大涼山脫貧影像志——婦女撐起脫貧致富“半邊天”

2020-09-15 07:02 gov.cn 劉坤

摘要: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城北感恩社區的婦女在接受家政服務培訓(9月11日攝)。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城北感恩社區的婦女在接受家政服務培訓(9月11日攝)。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然而近年來這里大部分青壯年外出務工,留守家園的婦女成為大涼山的重要勞動力。針對這一現象,各級政府多措并舉,探索打造婦女居家靈活就業與傳統優勢手工業聯動發展的模式,謀劃了傳統手工藝、公益性崗位、就近產業園務工等一系列適合婦女就業的舉措。大涼山的婦女用勤勞的雙手,撐起脫貧攻堅戰場的“半邊天”。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昭美社區的的莫日伍通過電話組織當晚在社區內舉行的廣場舞活動。有文化、為人熱情的的莫日伍今年5月搬入昭美社區后開始在社區幫忙做一些日常工作,現在她被社區推薦為社區婦聯主席(8月11日攝)。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然而近年來這里大部分青壯年外出務工,留守家園的婦女成為大涼山的重要勞動力。針對這一現象,各級政府多措并舉,探索打造婦女居家靈活就業與傳統優勢手工業聯動發展的模式,謀劃了傳統手工藝、公益性崗位、就近產業園務工等一系列適合婦女就業的舉措。大涼山的婦女用勤勞的雙手,撐起脫貧攻堅戰場的“半邊天”。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四開鄉好谷村的阿爾衣呷在家附近的涪昭現代農業產業園內務工(8月10日攝)。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然而近年來這里大部分青壯年外出務工,留守家園的婦女成為大涼山的重要勞動力。針對這一現象,各級政府多措并舉,探索打造婦女居家靈活就業與傳統優勢手工業聯動發展的模式,謀劃了傳統手工藝、公益性崗位、就近產業園務工等一系列適合婦女就業的舉措。大涼山的婦女用勤勞的雙手,撐起脫貧攻堅戰場的“半邊天”。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8月13日,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布拖縣拖覺鎮老吉村的婦女在藍莓種植基地內務工。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然而近年來這里大部分青壯年外出務工,留守家園的婦女成為大涼山的重要勞動力。針對這一現象,各級政府多措并舉,探索打造婦女居家靈活就業與傳統優勢手工業聯動發展的模式,謀劃了傳統手工藝、公益性崗位、就近產業園務工等一系列適合婦女就業的舉措。大涼山的婦女用勤勞的雙手,撐起脫貧攻堅戰場的“半邊天”。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四開鄉梭梭拉打村的婦女在村里的產業園內務工(8月10日攝)。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然而近年來這里大部分青壯年外出務工,留守家園的婦女成為大涼山的重要勞動力。針對這一現象,各級政府多措并舉,探索打造婦女居家靈活就業與傳統優勢手工業聯動發展的模式,謀劃了傳統手工藝、公益性崗位、就近產業園務工等一系列適合婦女就業的舉措。大涼山的婦女用勤勞的雙手,撐起脫貧攻堅戰場的“半邊天”。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一名彝族女子在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大瑞蘋果產業園內務工(9月11日攝)。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然而近年來這里大部分青壯年外出務工,留守家園的婦女成為大涼山的重要勞動力。針對這一現象,各級政府多措并舉,探索打造婦女居家靈活就業與傳統優勢手工業聯動發展的模式,謀劃了傳統手工藝、公益性崗位、就近產業園務工等一系列適合婦女就業的舉措。大涼山的婦女用勤勞的雙手,撐起脫貧攻堅戰場的“半邊天”。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甘洛縣海棠鎮徐家山村繡娘阿依(左二)在新家門前一邊與鄰居聊天一邊刺繡(9月10日攝)。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然而近年來這里大部分青壯年外出務工,留守家園的婦女成為大涼山的重要勞動力。針對這一現象,各級政府多措并舉,探索打造婦女居家靈活就業與傳統優勢手工業聯動發展的模式,謀劃了傳統手工藝、公益性崗位、就近產業園務工等一系列適合婦女就業的舉措。大涼山的婦女用勤勞的雙手,撐起脫貧攻堅戰場的“半邊天”。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涼山彝族自治州喜德縣冕山鎮小山村的繡娘們在一起刺繡(9月11日攝)。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然而近年來這里大部分青壯年外出務工,留守家園的婦女成為大涼山的重要勞動力。針對這一現象,各級政府多措并舉,探索打造婦女居家靈活就業與傳統優勢手工業聯動發展的模式,謀劃了傳統手工藝、公益性崗位、就近產業園務工等一系列適合婦女就業的舉措。大涼山的婦女用勤勞的雙手,撐起脫貧攻堅戰場的“半邊天”。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喜德縣冕山鎮小山村繡娘楊英(中)在指導同村繡娘彝繡技藝(9月11日攝)。今年7月,楊英由喜德縣婦聯送入成都紡織高等專科學校學習刺繡,學成歸來后,她到社區、安置點、農村參與培訓了超三百名繡娘。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然而近年來這里大部分青壯年外出務工,留守家園的婦女成為大涼山的重要勞動力。針對這一現象,各級政府多措并舉,探索打造婦女居家靈活就業與傳統優勢手工業聯動發展的模式,謀劃了傳統手工藝、公益性崗位、就近產業園務工等一系列適合婦女就業的舉措。大涼山的婦女用勤勞的雙手,撐起脫貧攻堅戰場的“半邊天”。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布拖縣拖覺鎮老吉村的婦女在去往藍莓種植基地務工的路上(8月13日攝)。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然而近年來這里大部分青壯年外出務工,留守家園的婦女成為大涼山的重要勞動力。針對這一現象,各級政府多措并舉,探索打造婦女居家靈活就業與傳統優勢手工業聯動發展的模式,謀劃了傳統手工藝、公益性崗位、就近產業園務工等一系列適合婦女就業的舉措。大涼山的婦女用勤勞的雙手,撐起脫貧攻堅戰場的“半邊天”。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彝族服飾州級非遺傳承人米色莫子洛(左)在涼山彝族自治州布拖縣依撒社區的彝繡培訓班上指導前來學習彝繡的阿只么子機捻線要領(8月13日攝)。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然而近年來這里大部分青壯年外出務工,留守家園的婦女成為大涼山的重要勞動力。針對這一現象,各級政府多措并舉,探索打造婦女居家靈活就業與傳統優勢手工業聯動發展的模式,謀劃了傳統手工藝、公益性崗位、就近產業園務工等一系列適合婦女就業的舉措。大涼山的婦女用勤勞的雙手,撐起脫貧攻堅戰場的“半邊天”。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布拖縣依撒社區的婦女們在縣婦聯組織的彝繡培訓班上學習彝繡(8月13日攝)。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然而近年來這里大部分青壯年外出務工,留守家園的婦女成為大涼山的重要勞動力。針對這一現象,各級政府多措并舉,探索打造婦女居家靈活就業與傳統優勢手工業聯動發展的模式,謀劃了傳統手工藝、公益性崗位、就近產業園務工等一系列適合婦女就業的舉措。大涼山的婦女用勤勞的雙手,撐起脫貧攻堅戰場的“半邊天”。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甘洛縣蓼坪鄉清水村的22歲姑娘王芳在展示她繡制的爾蘇藏族傳統服飾(9月10日攝)。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然而近年來這里大部分青壯年外出務工,留守家園的婦女成為大涼山的重要勞動力。針對這一現象,各級政府多措并舉,探索打造婦女居家靈活就業與傳統優勢手工業聯動發展的模式,謀劃了傳統手工藝、公益性崗位、就近產業園務工等一系列適合婦女就業的舉措。大涼山的婦女用勤勞的雙手,撐起脫貧攻堅戰場的“半邊天”。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甘洛縣蓼坪鄉清水村的22歲姑娘王芳在家中繡制爾蘇藏族傳統服飾(9月10日攝)。

當前,四川脫貧攻堅進入決戰關頭,最后的貧困堡壘全部位于大涼山腹地。然而近年來這里大部分青壯年外出務工,留守家園的婦女成為大涼山的重要勞動力。針對這一現象,各級政府多措并舉,探索打造婦女居家靈活就業與傳統優勢手工業聯動發展的模式,謀劃了傳統手工藝、公益性崗位、就近產業園務工等一系列適合婦女就業的舉措。大涼山的婦女用勤勞的雙手,撐起脫貧攻堅戰場的“半邊天”。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責任編輯:馬新

(原標題:大涼山脫貧影像志——婦女撐起脫貧致富“半邊天”)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fun88官网